松涛阁在线网站

 

 

人生若只如初见 (两篇)

 发表日期:2008年8月25日 出处:网络 原创 《松涛阁在线》 编辑制作/松涛 发布人:stg

 

 

《新人新作》栏目

 

 

 

 

人生若只如初见 (两篇)

 

文章推荐/温馨 /QQ 496661422

编辑制作/松涛 QQ:248721149

 

 

人生若只如初见(1)

 

文章推荐/温馨 /QQ 496661422

 

    没有开始,就没有结束。若,人生只是初见,多好。
    [人生若只如初见],这句很直白的词,居然让人无端感怀,犹如邂逅谁家玲珑少年,暗里欢喜着,淡淡地在心底里泛起青涩的波。最忆诗人崔护那首诗的情景:去年清明,那一处桃花盛开的农家门前,一位姑娘笑脸如花,接待了那个落弟进士崔护,而今,同是花木扶疏、桃柯掩映的门户,那伫立桃柯下的少女已人面杳然,只有门前一树桃花仍在春风中凝情含笑。正因为有了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的相遇和美好的记忆,才有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的怀想和感慨。


    我猜,如果崔护与桃花少女初初相遇,一见钟情,随后结发为夫妻,或许“恩爱两不疑”,或许“秋风悲画扇”,但不会有《题都城南庄》这样流芳百世的好诗了。 所以,初相遇的美好感觉如春天里初放的花,温馨甜美,弥漫在你的生命之中,成诗,成佳话。


    人生若只初相见,当初惊鸿一瞥定格成念念不忘的美丽画面,似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,流光容易把人抛,又岂止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相遇、相爱、又相弃,转念之间,人面桃花的惊艳,已黯然谢幕,落英无声,班婕妤的团扇歌,成了一代怨女的写照;杨贵妃的回眸一笑,变成此恨绵绵的哀怨。一切始于相遇,却难回从前。


    莫若萍水逢,莫若初相遇。 然而,人生不只初相见。有了开始便落入轨道,你总想着一路走下去。如果停留在初始阶段,只是美好的回想,没有爱情,没有憧憬,人生一定少了许多乐趣,如此活着,生命苍白得像一张纸,失去了意义。


    这世上,我们每天要跟多少人擦肩而过,又有几人如初相遇般的欢喜?佛曰: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才换来今世一次的相遇,那要在前世回眸了多少次,才得与你相遇,与你相爱啊!


    茫茫人海,寻寻觅觅,注定今生相遇。黛玉初见宝玉便大吃一惊,心下想道: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何等熟到如此!”两人目不转睛地看了又看,看了好长时间,全然不顾人们费猜的目光,多有感觉啊!据科学研究,两个首次见面能互相盯着看超过30秒的,就算一见钟情,发生感情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好多个点。如此,有了初见的欢喜,才有了深爱的默契,尽管相思血泪抛红豆,爱得千疮百孔。毕竟,爱是真的来过了。


    相遇的美好,是500次回眸换来的幸福。相爱不能相守,山盟终而成空,也是人生之常事。记得张小娴说过:假如没有遇见你,我会不会有另一种际遇和人生?不管结果怎样,我不后悔与你相逢! 有情不必终老。

 

 

 

 

 

人生若只如初见(2)

作者:匿名信QQ;936199397

 

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回眸一视,浮华尘世,过眼云烟,只是那当初的一种残念,垂泪于心间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  最初的惬意,如梦幻般的感觉,一颦一蹙,一言一笑,如春风拂面,如霏雨淋浴。那种怦然,那种萌动,似团火焰,燃起了那无边无际的思意。

  思意,带有甜与咸的韵味,在那曾经的沧海中,暇念着巫山之云。情海忽变,情丝断矣,有多少的寸断肝肠。离思苦,离愁催人腑,借酒消愁,换来的却只是那酒入愁肠,化作的相思之泪。

  不禁想起了容若的词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骊山语罢清宵半,夜雨霖铃终不怨。何事薄幸锦衣儿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

  那一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写得是如此的深邃,比翼连枝都已成往日的追忆,现在想起只剩下那一身的惆然。初见时的那一抹美丽,在心灵中朦胧欲现,那一种惆怅,那一种犹悔,那一种心中沉沉
一痛。在细雨的夜里,含泪的离别,望眼消失于这茫茫红尘的没落。那夜的月圆月缺都已不记得了,只知道曾经的美丽已瞬灭,走了……逝了……泪了……痛了……

  彼此擦肩而去,如烟花的瞬美,已悄然而逝。珍重,至此所寄托的也只有这此。谁未珍惜?谁会犹悔?在芸芸浮生千万里,缘起缘灭。

  又想起容若的一首词“谁会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

  当时只道是寻常,谁有珍惜过拥有的美丽,谁能忘却得曾经的情意。那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誓言,也经不起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考验,随着时光的蹉跎,结
束了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的等待,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没有了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,有的只是那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

  然而,在那葬断情丝的彼端,面对着曾经的沧海,心中仍留下了那朵巫山之云。时间虽能淡,却无法忘,曾经的美丽已成一种思痛的残念。

  或许在人潮的喧哗中能暂时遗落,但每每一人清静时,那情乱中的是是非非又不禁浮上心头,“直到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”

  世人有几能体会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的寻味?则然又怎有那么多的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?“自古多情空余恨”,在前情往影相交映中,追忆已只是“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”。

  世事如白云苍狗,瞬息万变,“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”。缘聚缘散,人总是再那回眸之间,美丽便消失了。心痛,可却只能无奈,蓦然回首,清泪暗弹。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
,那些纷纷扰扰的爱恨情仇,已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去。

  多年后,每每想起,或许会有那一度思量,一阵心痛,但这残缺不全的美丽,却使你的生命蒙上了一道惘然的美丽。去追忆,想回到过去,回到那初见之时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  花谢花飞,落尽了人世沧桑,花在枝头绽放是灿烂的,凋零后的阵阵余香,亦让人回味无穷。爱过了,错过了,泪过了,痛过了,只剩那淡淡余香,脉脉残念,深埋心底,追忆往昔那初见的美丽。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曾经的美丽已成水月镜花,泪眼双垂,在那回眸之念,落花流水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 

 

 

 

 

 

留份相知在心里

 

文章作者/天山冰凌凌 QQ 657524633

 

    也许是再次重逢,也许是陌路新知,艳遇无处不在。就是那位在自家桑园地采桑叶的秦氏女罗敷,也会有五匹马驾车的太守路过,只是这位绝色女子把自已的丈夫看得很重:“东方千余骑,夫婿居上头。”悍然拒绝“使君”的利诱。这样的“烈女”,梦中深处有没有情非得已的挣扎,不得而知。享受着高山景行的礼遇,恰似嵌入画框的仕女,就算钉在墙上每日有目光的爱抚,又岂能抹得去丝丝缕缕看不见的尘埃?

    没有碎裂的遗憾,也没有缺憾的美丽,没有新欢和旧爱,好似嫦娥广寒宫中寂寞舒广袖。
较之罗敷,嫦娥可谓另一种“烈女”。一个已婚女子,窃丈夫不死之药而偷奔,不知她回眸人间、展望无边无际的一生,想起的人是谁?是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”的情人,还是曾经“至亲至疏夫妻”的男人?听闻没有来得及跑到月宫去的“嫦娥”们的折腾,便看得见她懊悔莫及的伤痕。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,“应悔”两字,也足见其不该“偷奔”。

    “道逢游冶郎[可理解为自已心仪的男子,恨不早相识。”——古代版的野蛮女友,复仇似的爱恋,眼睁睁地看着以玉击石,已经听得锵锵之声,却无能为力。任情任性,很少能逃过始乱终弃的命运,没有谁能躲得过去。

    如果把自已低到尘埃,就是像张爱玲这样的才女也会黯然失色——胡兰成留下的只是对她勇气的嘉许,却宁死也不要这么的激烈。躲开黑白分明的选择,留份相知在心头。不论是早已分了手依然热爱尚情重,还是过眼难忘情难自持,更多鬼神不觉的牵挂、心中日夜难舍的思念,最好是默默地承受。就是闪电般遭遇的爱情,最美也是急风暴雨后远在天边那道新霁的彩虹。

    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。”婉约中的豪气,绵里藏针式的节制,在错误的时间遇对人的无奈,欲说还休。位高多金也好,落魄多情也行,若得千年一遇,难免魅影憧憧。就算一时迷失,也会得到超度。可是再怎么心动不舍,再如何情深难忘,哪怕昨夜又从梦里走过,梦里还有那含泪的双眼,也不要牵绊住回归的脚步,家中亲人早已相知相惜。

    “痛哭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”,不是因为没有遇见,而是因为遇见之后,发现自己已无力拥有。“也许分开不容易,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”,已没有能力使生活更美好,只好竭力保住现有的生活不更糟,一切的一切“只好等在来生里,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”...
 

 

 

 

 

 

只想长相守

 

女人是一本书  深浅清浊话女人

 

 

 

*松涛阁在线* 欢迎您  

http://www.stgzx.com/